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90章 不喜欢别人靠得太近

作者:跃之妖妖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daemec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可是盛雅心里在意的,压根儿就不是他不留她在总统府过夜……

    她憋屈的,是霍寒景故意打断她的话,阻止她说出时念卿的名字。

    都到了如今这地步,他竟然还要护着她。

    怕她父亲知晓罪魁祸首,将其碎尸万段吗?!

    越想,心里的气就越大,盛雅交叠放在腿上的手,死死拽成拳头,连指甲都深深扣入皮肉里。

    盛青霖观察着女儿的表情,见她过于沉默地坐在那里,实在太过反常,有些心疼:“这些年,你全心全意对他,不忍伤他分毫,自己的伤痕累累,换来的却是什么?!小雅,浮世残忍,爱情不值,最终,你一定会发现:这世间,最廉价,最无用的东西,就是你此时此刻一心仰慕的爱情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城,东芝码头,缴获一批走私毒品,这是近十年来,最大的一桩,其量,庞大得惊人。

    第二帝宫,总统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易汇报情况,霍寒景坐在黑色鳄鱼皮的沙发上,缄默不语。

    徐则说:“阁下,李权嘴严得狠,只一口咬定:趁着总统大婚,想要浑水摸鱼。如何处置?!”

    李权,是这次毒品走私的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陆宸,坐在霍寒景斜对面的沙发上,一听这话,顿时来了气,双目一片令人发憷的阴鸷:“严?!送去将军府,我看是他嘴巴严,还是我府上的刑具严。”

    徐则却摇头:“这次想要从李权那里得到有价值的消息,难。”

    李权,在三联岛国,是出了名的硬骨头。只是严刑逼供,恐怕就算是咽气,他也不会哼一声。

    陆宸眼底发红:“宫梵玥那厮,就是一只老狐狸,每次都跟我们来阴的,有本事,他明目张胆来,就是一个只会偷鸡摸狗的孬种。呸~!”

    说着,陆宸话语一转:“不过,有件事我挺纳闷的,昨天晚上盛青霖也在场。难不成,盛青霖跟宫梵玥,并没有什么瓜葛?!”

    楚易也跟着加入讨论:“我也觉得奇怪。按理说,盛青霖肯定会放消息出去,我们怎么会逮住李权?!”

    徐则:“上次国会,盛青霖与宫梵玥就‘锦州’分地之事,闹得极其不愉快。我本以为他们玩的是障眼法,却没想到:他们是真不合。”

    陆宸瞄到从始至终都坐在沙发上,面无表情的男人,有些急了:“景爷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在保持一贯‘沉默是金’的高贵品质啊?!你说,盛青霖到底是站哪边的?!”

    通身都是冷漠气息的霍寒景,只是抬眸瞥了眼陆宸,陆宸当即吓得心脏“噗通~噗通~”直跳。

    他立刻怂逼了:“咱们景爷,高瞻远瞩,日理万机,这么点儿芝麻大小的屁事儿,怎么敢劳烦他,有我这个闲得蛋疼的将军操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霍寒景似乎心情不太好。他盯着陆宸,慵懒地变换一个坐姿,声线寡淡,问:“既然你愿意管理此事,那替我好好分析盛青霖,他的目的,以及他的站队。不要着急,想清楚了,再告诉我。你也知道,三年一度的斗兽宴,即将开幕。”

    听见“斗兽宴”三个字,陆宸差点跪了,他满目惊恐地望着霍寒景,都快要哭了:“景爷,小的知道错了,斗兽宴那可不是小事儿,您也知道:小的,胆儿又瘦又小。三年前的那场斗兽宴,我到现在还没回过魂呢,你怎么忍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!!”霍寒景没有闲情逸致听陆宸废话。

    立在旁边的楚易和徐泽,被霍寒景的那一呵,吓得皆是一抖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腥风血雨,什么样惊心动魄的场面没见过?!哪怕暗杀者拿枪对准他们的脑袋,他们眼皮子都不抬一下。可是,在发怒的霍寒景面前,他们却是连灵魂都哆嗦颤栗。

    他们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完全不知道,陆宸哪里言辞不到,激怒了霍寒景。

    自然,他们许久没有见过霍寒景发怒了。

    在接收到陆宸求救的目光时,楚易和徐则只能回以冷漠脸。他们又不是蠢货,才不会傻到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瞅着他们见死不救,陆宸的脸都黑了,他愤愤地咬牙:“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难得看见平日里总是高高在上的陆宸吃瘪,徐则毫不犹豫插刀:“阁下,陆将军已经耽搁一分零三秒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霍寒景只是微微抬了下,魂飞魄散的陆宸立刻嚎叫:“总统陛下,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最终,陆宸还是没能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去盛家的路上,车厢里,霍寒景突然出声:“徐则,调派三十名暗卫,秘密监视盛青霖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坐在副座的徐则颔首:“是!”

    开车的楚易问:“阁下,你觉得囯务爵大人,有猫腻?!”

    霍寒景并不多言。怎会没猫腻?!收到消息的时候,盛青霖在场。他自然不会愚蠢,向宫梵玥传递消息,以此暴露自己。可是,缴获毒品,实在太过顺利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顾南笙找到时念卿的时候,是她大婚第二天的黄昏。

    原时家大院的门口,时念卿蜷在那里,还穿着新婚当天的敬酒服,发丝凌乱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晴朗的傍晚,绯色的夕阳,旖旎缱绻,然而落在锈迹斑斑的铁门上,映着满院的枯枝杂草,竟然落寞荒凉,毫无生机。

    顾南笙定定地站在三米之外,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而,最让他触目惊心、呼吸凝固的是:时念卿手臂与腿上,全是早已干掉的发黑血渍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盛家。

    盛青霖有事外出。

    盛雅在房间里休息。

    盛夫人在得知霍寒景来的时候,吓了好大一跳。

    她连忙向管家使了个眼神,管家会意,立刻疾步上楼。

    而霍寒景去到盛雅的房间,进门的那一刻,浓郁的空气清新剂,扑面而来,异常刺鼻。

    “阁下,你怎么来了?!”盛雅满脸的惊喜,瞧见霍寒景剑眉紧蹙,她赶紧说道,“早晨佣人打扫房间,一时疏忽,打翻了消毒水,味道聚在房间内散不去,我就让管家喷了很多清新剂遮掩。你不喜欢这味道吗?!那我们去书房。”

    说着,盛雅作势就要下床。

    霍寒景制止:“无碍,你躺着别动。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!”

    盛雅乖巧摇头。

    霍寒景随便跟她闲聊了一会儿,在沙发上坐了坐,最后楚易上楼来,说有要事,需要霍寒景回第二帝宫处理。

    霍寒景离开之时,随意扫了眼窗台的位置,只是一眼,便瞧见:盛雅最心爱的兰花盆栽里,隐藏着一支燃烧到尽头的烟蒂……码字狗一枚手机用户请浏览m.daemec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